改变收益质:烟草商的意外救赎

改变收益质:烟草商的意外救赎

从上面的例子来看,一旦陷入「囚徒困境」,其中任何一方都无法独善其身,即使双方都有合作意愿,也很难达成合作。那么,有什么办法可以使我们逃脱「囚徒困境」呢?

那些碰到「囚徒困境」的人有一个共同的反应,即「应该有一个东西(法律或别的什么权威)来阻止这类事情的发生」。例如,在「囚徒困境」的故事中,如果两个犯人同属一个帮派组织,而这个帮派对背叛者有严厉的惩罚措施,那么这将大大降低背叛同伙的收益值,使得两个囚徒都不再把背叛当成一种理性选择,这样他们就可以由于双方保持沉默的合作而得到较轻的徒刑。

13 

事实上,帮助人们摆脱「囚徒困境」正是政府的一个主要的功能:要求人们无论如何也得做那些对社会有用的事—即所谓「公民义务」,比如缴税、守法、忠实履行与陌生人的合约。这每一件事都可以看做是有许多人参加的大「囚徒困境」:没有人愿意纳税,因为它的好处(如各种社会福利、公共设施的建设等)对个人

而言是间接的,而代价是直接的。但是如果你逃避缴税,你就可能被送进监狱,这种前景使得背叛的选择就不那么吸引人了。政府所做的正是改变有效的收益值,结果是每一个人都纳税,大家都能生活得更好,即分享学校、道路和其他公共设施的好处。这就是鲁索所说的,政府的作用就 是保证每一个公民「被强迫得到自由」。